猫薄荷

【雷卡】给你365天的情话

风和水的爱情
就像他明明喜欢自由
而你给他安定
                                
                                                                                      ——题记










“卡米尔......”夜幕降临,海盗团的海盗头子在一场狩猎结束后,坐在羚角号飞船的船舱里,手里拿着一瓶已经喝了不少的酒。望着玻璃窗外璀璨的星空,雷狮难得感受到了久违的自由与宁静,思维忍不住散发开。

雷狮喜欢自由,从小就是。

在雷王星上,雷狮待在皇宫里心不在焉的一边听着耳边王室教师的指导,一边望着窗外的天空出神。

雷王星的天空始终都是灰蒙蒙的给人一种压抑和束缚感,但奇怪的是只要下过雨到了晚上就会看到异常璀璨的星空。雷狮喜欢看星星,小时候只觉得好看长大了觉得每天晚上躺着草丛里星星里可以感受到平日里没有自由。

雷狮的性格就像风,随心所欲不受拘束也从不停留,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雷狮变了。

记得那时皇宫里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他的名字叫卡米尔据说是自己的弟弟。雷狮原本对这一类事物并不感兴趣,直到那一天他看见了他的眼睛。

那是雷狮从没见过的蓝色,比蓝宝石轻灵,比大海深邃。在他的眼睛里雷狮看到了光,璀璨的让人移不开眼的光。

雷狮被迷住了,被那双璀璨的蓝瞳迷住了。他从他的父亲那里以几乎强硬的态度得到了他的宝贝,从那时起雷王星三皇子身边多了一个小尾巴,一个总是跟在他身后形影不离的影子。带着雷狮送的红围巾,那双蓝瞳被映衬的出奇耀眼。

他始终没有忘记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是自由,这个愿望即便过了这么久也依然没有改变。

“卡米尔总有一天,我会离开这里,到广阔无垠的宇宙里,做一个无拘无束随心所欲的宇宙海盗!”年少的雷狮躺在草丛里,如星河般耀眼的紫瞳望着雷王星的夜空口中是志在必得傲气。

卡米尔躺在雷狮身边侧过脑袋望着他,蓝瞳中倒映的是紫瞳中的星光,“到时候我会和大哥在一起。”

小小的卡米尔许下了承诺,在雷狮十六岁那年卡米尔找到了换上平民服装准备出逃的雷狮,望着意气风发的皇子殿下原本想说保重的结果脱口而出的竟是:“大哥请带上我吧!”

雷狮惊讶的看着面前瘦弱的弟弟,第一次犹豫了原来就在不知不觉间那股随心所欲的风突然有了束缚有了留恋。

雷狮犹豫了,但卡米尔却异常坚定:“请带上我吧大哥!我不会成为你的累赘的。”

那双曾让雷狮倾慕不以的蓝眸现在也依旧闪耀着璀璨的星光。

“那好卡米尔你就和我一起走吧!”瞻前顾后优柔寡断不是雷狮的风格,既然决定了就不会后悔。

年少的他带着年幼的弟弟在星际间闯荡,他得到了过去梦寐以求的自由也实现了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他真的去当了一名海盗和他的弟弟一起与另外两个人组成了让人闻风丧胆的雷狮海盗团。

就像他说的那样,“张扬跋扈随心所欲”是每一个遇到过雷狮海盗团的人对他们的评价。

世间万物都有弱点,强悍如雷狮同样也有。

自打帕洛斯加入雷狮海盗团后卡米尔的工作就变得更重了,收集情报汇总消息整理信息而且还要时刻盯着帕洛斯。就像他说的他没有成为雷狮的累赘,都尽心尽力去完成它。

雷狮对他有绝对的信任,卡米尔也同样报以绝对的忠诚。

所以雷狮才能做到随心所欲毫无顾忌,因为他的后背有人在守。

没有后顾之忧的海盗,才是真正的海盗。

卡米尔成了雷狮海盗团的军师,成了雷狮最坚实后盾,成了雷狮的束缚,也是唯一的逆鳞。他给了雷狮漂泊中的一片安定。

凹凸大赛里卡米尔被雷狮的大哥针对暴露了自己的号码牌和位置被当成了狩猎的对象,一向喜怒不形与色的雷狮头一次将自己的怒火摆在脸上。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一路上雷狮不断告诉自己卡米尔不会有事,他没那么弱,但当他找到卡米尔时,怒火却已经止不住了。恐怖的雷霆倾泻而下,当所有人都被雷狮的力量震撼时,卡米尔却冲向了雷狮站在他的身后。

回想当时的情景,雷狮又饮了一口酒,原来早在不知何时那个人就已经深深束缚住了自己,让他无法挣脱。“卡米尔......”不自觉的又唤起了那个人的名字,这是这次没了回应。
            
                                      ——END——































采购回来的卡米尔看到瘫在船舱里睡着的雷狮无奈的摇了摇头,自从佩利帕洛斯加入后雷狮就没喝醉过,始终保持着半明半昧,像这样醉倒不设防的样子也只有自己见过吧。

扶着雷狮回到寝室,看着床上呼呼大睡的人卡米尔由衷的感到无奈。每次雷狮和自己一起时就会特别任性放纵,因为知道在这里他能找到久违的安宁。

雷狮和卡米尔一个像风,一个像水。像风的随心所欲,像水的沉着冷静。明明是两种截然不同的两种人却在命运的趋势下走到了一起。

@霜天七实月 的联文,原谅我这么晚写完。
希望大家食用愉快!(/≧▽≦)/~┴┴

作者之后一个月可能不会有什么更新了,因为作者我下个月有重要的考试,而期中考成绩有点糟心所以之后一段时间可能不会更文了但是说好的圣诞特典 @santal 会准时奉上希望各位理解谢谢。对于我的行为所带来的不便请各位原谅,非常诚恳的道歉。
(  ̄  ̄)σ…( _ _)ノ|壁 反省

我一个文手干嘛这么想不开

【雷卡】双向暗恋

最近不知道为啥lof查得严我的被禁了所以我只能用超链接了

链接:https://shimo.im/7pAP7y1pe6MPRLkc

老规矩看不了的评论找。欢迎各位评论,祝食用愉快!

@とうてつ 你点的文我终于写完了

【雷卡】双向暗恋

双向暗恋 (上)

设定:hp  ooc有
作者在次声明不太会写双向暗恋有不好请指出我会改进谢谢!O(-人-)O谢过・・

@とうてつ 朋友你点的文我写好了,祝各位食用愉快!O(-人-)O谢过・・

今天的霍格沃兹格外热闹,原因是今天刚好是新学生入学的日子,新来的一年级们坐着小船穿过湖泊进入霍格沃兹,而高年级的学生则是乘坐夜骑进入学校。

在大礼堂里高年级的学生们吵吵闹闹讨论着假期里发生的奇闻异事,也有的议论关于今天新生入学的猜想,猜测分院帽会分谁来自己的学院。

雷狮今年三年级了他坐在莱斯特林的长桌上与他的同院好友们聊天联络感情,而他身边坐着的是他的弟弟卡米尔今年二年级了。

卡米尔坐在雷狮身边专心致志的研读着手中名叫《霍格沃兹魔法史》的书,连雷狮叫他都没听见。(ps:书名我瞎编的有没有不知道。)

连着叫了好几声卡米尔都没反应,雷狮看着身边勤奋好学的小弟弟不止一次的感叹为什么卡米尔不是拉文克劳的学生。不过一直被无视的感觉可不好,雷狮伸手挡在了书本上,他的手几乎遮住了卡米尔整个视线。无奈卡米尔抬头不解的雷狮,想问问自家大哥又有什么事?

“卡米尔...”雷狮开口了,“这么热闹的日子别扫兴啊!好歹学年第一天看书不急于一时吧。”

卡米尔低头看了看依旧挡住自己视线的雷狮的手只得点了点头顺从的合起了书本放在一旁。端端正正的坐好,也不说话只是两眼放空的看着前方。

雷狮见卡米尔听话的收起了书满意的点点头,毕竟大礼堂的灯光有些暗卡米尔老是这么低头看书对眼睛不好。

莱斯特林餐桌旁原本和雷狮聊的很开心的同学在看到他这么宠妻的行为时的单身狗,表示强烈谴责。但雷狮大爷可不管胳膊一伸搂住卡米尔继续旁若无人的和别人聊天,丝毫没有注意到他们眼中藏着的嫉妒。

卡米尔被雷狮突然搂住愣了愣,转头看了眼依旧在和别人谈笑的雷狮低下头拉了拉围巾遮住自己大半张脸。

卡米尔的眼神没有逃过雷狮的眼睛,搂着卡米尔手下意识捏紧了些。

在入学仪式过后最让人期待的就是晚宴了,霍格沃兹的伙食一向丰富,到了节日就愈发丰盛特别是像今天这样的入学仪式同时也是新学期的开始没道理简朴。

卡米尔对面前丰盛的菜品并不是太感兴趣,只是专注的切自己餐盘里的肉排。

一旁的手端过来一份色拉递到卡米尔面前道:“别学佩利只吃肉,多吃点蔬菜。”

卡米尔塔头看到雷狮递过来的餐盘欣然接受了,拿起叉子大口吃了起来。

坐在对面的帕洛斯快被这对兄弟闪瞎眼了,拿叉子的手都在抖,眼角抽搐。

正餐过后的甜品对卡米尔来说才是主菜,蛋糕、布丁、葡萄汁......几乎每样卡米尔都会尝上一遍。而雷狮就在一旁,轻晃着手中高脚杯里的葡萄汁,将杯沿触上薄唇慢慢抿一口在放下,动作优雅的像是在品真正的葡萄酒一般。

卡米尔吃东西的幅度很小用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吃,但速度却很快。顷刻间一块蛋糕就被他分成好几小块,一一送下肚。

看见卡米尔用亮银叉子插起有意留到最后的草莓准备送入口中,把好东西留到最后享用一直是卡米尔从小的习惯。伸出粉嫩的小舌舔舐着草莓上沾到的蛋糕奶油,雷狮始终注视着卡米尔的举动,他的小习惯也逃不过他的眼睛。

偏过头凑到卡米尔面前张嘴对他餐叉上的草莓狠狠咬下一口,抬头莓汁顺着嘴角留下,只是随意舔了舔。

卡米尔愣愣的看着自家兄长的所为却也没有阻止,只是放下叉子拿起餐巾仔细擦拭着雷狮残留在嘴角的莓汁。

“大哥,以后想吃可以直说。”卡米尔将脸颊掩藏在围巾下道。

雷狮眯了眯眼,紫瞳中闪着危险光芒俯身凑到卡米尔耳边说:“说了就可以吗?”

卡米尔听闻愣了愣雷狮明显话中有话但他又想不通,或者是自己潜意识中不愿去想。

无措的想推开雷狮却被他一把揽回,后背紧贴雷狮的胸膛。卡米尔紧张的丝毫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咚! 咚! 咚! ”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

一旁级长已经在招呼众人准备回宿舍,卡米尔也侧过身推了推雷狮示意他起身。雷狮偏头扫了一眼,很自然的搂着卡米尔站起来跟着莱斯特林的学生们回去。

一路上卡米尔都很沉默,拿着书回到莱斯特林的公共休息室直到走到自己的房间前才开口:“大哥,晚安!”

“嗯,晚安!”雷狮将卡米尔送到门口便转身离开了,正常的好似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卡米尔愣愣的看着大哥离去的背影,直到身后有人提醒才回过神。

夜晚躺在床上卡米尔呆呆的看着天花板的纹饰回忆刚刚发生的事,听着室友的呼噜声是越想越睡不着最后只得做起来从枕头底下摸出一张地图。

这张地图是他从安洁莉手中得到的据说是她从凯莉手里拿到的。看着手中的地图掏出魔杖点着地图小声念道:“我庄严宣誓我没干好事!”

月亮脸、虫尾巴、大脚板、尖头叉子......很快一张霍格沃兹的地图就出现在了卡米尔眼前。

到现在卡米尔几乎可以才到为什么凯莉手中会有这张地图了,看了看地图上的位置,卡米尔脑子一热打算偶尔出格那么一次——夜游。

说做就做披上披风悄悄打开寝室门探出头,掏出地图看了两眼便准备行动起来了。

一路上都没人,卡米尔举着魔杖使用荧光闪烁照明,按着地图小心翼翼的避开有脚步的位置。一个人默默来到了五楼,学院五楼一直是禁区平时不准任何学生或老师进入。卡米尔打量着身边的瓶瓶罐罐笔直往里走发现了一个巨大的八角柜,转了一圈在柜子后面发现了了一面镜子。

高度直达天花板,做的十分气派,金色边框,底下是两只爪子型的脚支撑顶上刻着“厄里斯 斯特拉 厄赫鲁 阿伊特乌比 卡弗鲁 阿伊特昂 沃赫”

卡米尔站在镜子面前看着铭文,忽然镜子前出现了影像。那是比自己再大一点的自己,整个人都被大哥抱住手中拿着的是魁地奇的奖杯。卡米尔迟疑了一会儿反应过来,这大概就是传说中能够看到人内心渴望的“厄里斯魔镜”吧。

说实话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卡米尔还挺开心,因为自己一直渴望能够帮到大哥,但很快卡米尔的内心又开始复杂了起来。因为镜子里的自己和大哥居然接吻了!!!这还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自己居然没有反抗!

卡米尔被镜子里的自己惊呆了,过了好久才缓过来,原来自己渴望的不只是雷狮对自己的认可还有对自己的“爱”吗?

卡米尔有些不敢相信,但镜子是不会说谎的它照应出的的的确确就是自己的渴望。

被惊到的卡米尔愣愣的回到寝室躺在床上,地图被随手扔在地上都没关,在半梦半醒见迎来了早晨。

卡米尔因为昨晚夜游难得赖在床上,室友则是一脸惊奇忙问出了什么是,烦的卡米尔直接将他赶了出去。

早晨起来没看见卡米尔雷狮有些担心问了问卡米尔的室友得知他还在睡觉不免有些疑惑。拿了些炸果酱甜圈准备给卡米尔送去。

打开门就看见卡米尔正躺在床上睡得十分安详,雷狮忍不住站在床边欣赏了一会儿自己弟弟的睡颜。

很快卡米尔就醒了看到床边的雷狮吓了一跳,赶忙起身换好衣服。雷狮就在一边看着自己弟弟,在卡米尔看不见的角度瞳中尽是满满的占有欲。

“大哥......有事吗?”踌躇了一会儿卡米尔低头问到。

伸手欲盖弥彰的将手里的炸果酱甜圈递出:“因为今天早上没看到你有点担心就来了。”

“早餐?”卡米尔接过甜圈道。

雷狮点点头伸手捏住一块送到卡米尔嘴边,在经过昨晚之后卡米尔面对自家大哥有点儿手足无措。

雷狮发现了他的无措却也没在意,执拗的伸着手直到卡米尔吃下他手中的点心,在卡米尔惊讶的目光中舔尽了指间残留糕点碎屑。

雷狮发现了卡米尔惊讶的视线问道:“怎么了?”

卡米尔眨眨眼没开口,只是一个一个往自己嘴里塞甜圈,脑海忍不住回忆起景象里自己和雷狮的吻,被围巾遮住的脸有些微微发红。


日常: @霁月X  @霜天七实月  @👻四尾玄猫  @顾茗烟  @云笙箫箫

666为雷狮大哥疯狂打call!!!!站定雷卡不放松,骨科大法赛高!!!!

40of了,大家点个文呗,我来写。

会写的有限,个人有轻微cp洁癖见谅

安雷不会写,请各位放过

占tag抱歉!

【雷卡】

失踪人口回归扔个车就跑

点文 春药梗 不喜勿喷

新手上车写的不好见谅

以下链接:

https://shimo.im/WNmZ4wg2YxsdaToV

由衷感谢 我同学@霁月X 兼老司机对我文的帮助与提点。

最后祝大家食用愉快!

ps:打不开的话可以走评论不太会用超链接。

第一次画指绘有很多不好的地方请诸位多多见谅

【雷卡】

【雷卡】㈥

之后的几个星期,雷狮和卡米尔陷入了冷战。准确的说是雷狮自认为的冷战,但卡米尔不这么认为,因为雷狮不来烦自己到是乐得自在。反观雷狮对两人现在的处境倒是有些苦恼卡米尔对自己依旧保持戒备,想去找卡米尔缓和但又苦于没找不到理由,而自己又拉不下脸先低头于是两人一直保持着抬头不见低头的见状况到现在都没互相单独说过一句话。所以就一直冷战到现在,不过现在终于有了可以去找卡米尔的正当理由了。

今天早上管家收到了来自雷狮父亲的信。信上说让雷狮快点带卡米尔回来,他已经缺了很久的课了。借着这个由头雷狮终于有机会光明正大的去找卡米尔了。

来到卡米尔房间门外,象征性的敲了敲门没等里面的人回答便直接推门而入。

房间内卡米尔坐在椅子上转过身看着雷狮,对于雷狮的这种行为卡米尔湛蓝的眸子映衬着深深的无奈。

雷狮却依旧如此毫不在意,将手中的信交给卡米尔开口道:“我家老头子,也就是你的叔叔想见见你让我带你回去,你准备一下吧!”

卡米尔点点头,飞快的将手中的两张薄薄的家书浏览一遍,再将其重新折好装了回去。

信封上的印有家族族徽的漆印保留的十分完整让卡米尔不禁怀疑自己对雷狮的判断是否失误,以他对雷狮性格的了解应该不像是会这么仔细细心的人才对啊?

“怎么了?”看到卡米尔盯着信封不说话,雷狮感到奇怪?

卡米尔摇了摇头:“没事,谢谢大哥特地跑一趟。”

卡米尔脸色如常依旧表现得十分镇定,让雷狮对这个孩子有了些新的认知,“你没什么想说的吗?”

卡米尔疑惑的看着雷狮:“说什么?”

见卡米尔冷漠的样子雷狮感到有些挫败,伸手摁在卡米尔头上狠狠揉了揉,“明明就是个小鬼,装什么老成,一点都不可爱。”为什么就是不肯将自己的情绪多透漏一些呢?

卡米尔抿着嘴单方面承受着雷狮在他头上作乱的手,别扭的说:“我没有。”

“什么没有?”雷狮道。手上的动作却没停下,完全不顾卡米尔想让他停止的意愿。

反抗无果反倒让雷狮变本加厉,终于卡米尔对于雷狮对自己头发的蹂躏忍无可忍喊道:“我没有装!”

卡米尔竟然少见的情绪爆发了,雷狮被卡米尔突然发火弄得一愣,随后高兴了起来。“哟!生气了?”

卡米尔也没想到自己居然没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向雷狮发怒,低下了头不说话。

“情况一不利就低头不说话吗?”雷狮倒是既惊讶又高兴。呦呵!自己家的小猫咪这是在对他发脾气吗?没想到一直表现的对任何事都保持冷漠态度的人竟然会对自己的行为生气。而且没想到这小家伙生起气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嘛!

卡米尔的头低的比之前更低了。

害羞了吗?真可爱啊!雷狮看着卡米尔现在的样子提醒自己还不能太操之过急,要一点一点让卡米尔对自己放下戒备,开始信任自己,要是玩太过就得不偿失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我们明天再走,今晚你就好好休息吧!”

卡米尔不说话也不抬头看自己,雷狮明白他是在在意刚才对自己发火的事,“我不介意哦!”

原以为雷狮会不高兴没想到他现在却说自己并没有生气,卡米尔瞥了他一眼没做声。

雷狮也不在意:“相反我很高兴!”

高兴?高兴什么?卡米尔搞不懂雷狮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卡米尔现在肯对我发脾气,是不是说明你已经开始慢慢接受我了呢?”

卡米尔对于雷狮颇带自恋色彩的话表情无动于衷,只是悄悄往后移了几步。察觉到了卡米尔的举动,雷狮靠了过去两手在桌上一撑将卡米尔直接圈在了双臂之间。

身后是桌子面前是雷狮这,无处可躲卡米尔觉得自己这次是死定了。感觉到雷狮的气息越靠越近,卡米尔实在抵挡不住偏过头死活不理他。

雷狮看着卡米尔像个刺猬一样防备自己有些无可奈何,凑到卡米尔耳边用平时少见的庄重的口吻严肃的说:“迟早我会让你对我放下那些尖刺,心甘情愿的叫我一声大哥!”

最后一句雷狮说的尤为坚定,他明白卡米尔现在并不是真心想叫自己大哥只是迫于无奈,但迟早要让卡米尔承认自己,绝对!

卡米尔听到雷狮的言论抬头看向他,蓝瞳中充满了危险与戒备,闪着寒光道:“那我等着!”

“好!”

雷狮看着卡米尔水晶般的紫瞳中充斥的是志在必得的光芒。

目的达成伸手稍稍替卡米尔整理一下他被自己弄乱的头发,“好好休息,早点睡。晚安!”

等雷狮走出房间卡米尔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什么‘我等着’这不就是在给雷狮机会嘛!自己真是一生气脑子都短路了,明明不予理睬才是最好的选择,随便他雷狮怎么折腾自己不理就好反正等到雷狮兴趣过了就不会再来烦自己了,可现在倒好这话一说接下来的日子别想安生了。

另一边雷狮却是心情愉悦,果然人一旦生气说出的话都不过脑子了,竟然会给自己光明正大去找他的机会,真是巴不得卡米尔脑子再多短路几次。

第二天

雷狮特地起了个大早跑到卡米尔房间敲门,等卡米尔穿着睡衣打开门看到门前站着的是雷狮时,嘴角崩不住抽了抽,用礼貌的口吻说请您稍等然后再把门关上。此刻卡米尔的心情用一句话来形容就是:脸上笑嘻嘻,心里mmp。看了眼墙上的钟才五点,雷狮平时起的有这么早吗?况且不知道扰人清梦很不道德嘛!

不过这些在心里想想就好绝对不能说出来,快速换好衣服梳洗完毕在次打开门,雷狮已经等的不耐烦了,“你怎么这么慢?”

卡米尔嘴角抽了抽道:“真是抱歉让您久等了。”

“没等多久,走去吃饭。”雷狮一扫之前的不耐烦拉起卡米尔往餐厅走。

卡米尔跟在雷狮身后表情生无可恋,算了随便了只要自己还是像以前一样对他就好。

不过真的般的到吗?也不知是不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卡米尔丝毫没有发觉自己在和雷狮相处时情绪会放松很多,平时掩藏起来的情绪会在和雷狮交谈时不经意间散发出来。

————————————————

各位亲们我回来了,停更这么久深表歉意,但作者是学

生可能没那么多时间,请大家原谅。

(`•ω•´)ゞ敬礼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