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凉薄荷糖

陪伴

【春节雷卡糖罐24h】




“据说祭祖的习俗最早出现在在很久以前的古代,那个时候的人们十分信奉创世神,所以每到年末的时候,人们会聚集起来烧香祭祖、祭祀创世神,以求之后新的一年家人朋友平平安安......”在雷王星庞大的图书馆里,朗朗书声传来,只见黑发蓝眸的少年靠着身后的书架正一板一眼儿的将手中书的内容,一字一句念给枕在自己腿上闭目养神的少年听。

“嗯...哦。哈啊——卡米尔,好无聊!好想出去玩。”枕在腿上的男孩懒懒的打了个哈气,睁开双眼。雷王星皇室独有的紫眸勋显着他的身份,阳光透过天窗射进,撒在图书馆里,原本深紫的眼瞳,略微有些偏红。抬眼看着被自己枕着的少年,轻松问询道:“呐,卡米尔你说世界上真的有什么创世神吗?”被叫到的孩子合上书,歪着头认真思索了一会儿道:“不知道,但我觉得传说成分偏多吧!毕竟从来没人见过。”

“是吗?”枕着双膝的小皇子坐起来,喃喃道:“果然啊!但还是很想见识一下呢...”卡米尔看着这位大了自己三岁的兄长,心下了然,对自己的这位兄长他在了解不过了,讨厌规矩、教条,向往自由,每当他谈起外面的世界时,眼中的神采,让人移不开眼。真希望自己可以一直跟随他。

“呐呐,卡米尔明天,我们溜出去玩儿吧!”表情虽漫不经心,但眼眸中闪着异常兴奋的光芒。年轻的皇子背靠着高耸的书架,望着临近屋顶的天窗,脑海里不禁闪过一个疯狂的想法。

“咦!”听到兄长的话卡米尔愣了愣,犹豫的说:“这...不好吧。明天可是整个星球的最重要的祖祭啊!大哥身为皇族三皇子是不能缺席的。”蔚蓝的眼瞳盯着他充斥着满满的不赞同。

“有什么关系,我一向不喜欢那些。呐!卡米尔你到底去不去!”紫眸盯着他,一向漫不经心的家伙少有的认真了起来。

卡米尔略带无奈的低下头,闷闷道:“雷狮大哥别闹了,明天祖祭非常重要,雷皇陛下不会让你有机会逃的。”估计会派人一刻不停地盯着您吧。

“啊!对啊!真麻烦。”雷狮忍不住抱怨道:“那种无聊的祭祀有什么意思,穿的和姑娘似得去求神和祖宗的祝福,倒不如靠自己,变强了不就什么都有了。”对于这种不靠自己实力宁愿倚靠虚无缥缈的神力的做法,雷狮非常反感。当然更关键的是祭祖那天得打扮的十分华丽,不光没懒觉睡,还要一大早被拖起来带皇冠、穿华服,想想就让人头疼,他才不要被打扮成个布娃娃呢!真是吃力不讨好。

“可是大哥,就算你这么说,雷皇陛下大概也不会同意的吧。”卡米尔垂下眼睑,认真的语气中雷狮分明感受到了他对自己的调笑,不禁有些挫败的躺回卡米尔的膝盖上,将书盖在脸上,一副生人勿扰的模样,但在卡米尔眼里却像是一只正在发脾气的大猫,正当卡米尔以为雷狮准备妥协时,他又揭下书,紫色的眼睛亮晶晶的看着卡米尔道:“呐,卡米尔,祖祭最多进行到中午,我们可以晚上溜出去。就算死老头派人看着我,等到祭典结束也不会太关注我了,所以......”

“所以大哥打算完成祖祭之后,趁夜偷溜出宫?”卡米尔道。

“嗯!”

“但大哥是不是忘了,今天晚上是有皇家舞会的,所有皇族成员都得出席,到时大哥你可就成万众焦点了,想在众目睽睽之下开溜可不容易啊。”雷狮却不在意道:“没事,皇家舞会这种事情,我一向不爱参加,翘了也无所谓。”

摊上这么个儿子,还真是心疼那位雷皇陛下啊!“那好吧,明天晚上舞会厅,我陪着大哥。”看着自家大哥兴致高昂的样子,卡米尔当下也说不出什么反对的话来,自从大哥把自己带在身边后,不管大哥去哪儿要干什么,自己都会追随的。

很快第二天的祭礼便如约而至,不管雷狮有多么抗拒身上的这一身行头,但为了能溜出宫,雷狮终究还是硬着头皮穿上了。只是大清早的被吵醒叫来,看见他生无可恋的被仆人么上下其手的打扮时,卡米尔心底还是有一丝愉悦的,毕竟自己大哥束手无策的样子可不多见啊。(感觉卡卡你黑了啊!)

眼角余光注意到卡米尔眼中的戏谑,雷狮气不过,趁仆人不注意走过去在他脸上狠狠捏了他一把,把他脸上捏出红印子了,才罢手,“小家伙长本事了,敢笑话你大哥?”

“没有。”卡米尔的脸被雷狮捏住,却依然保持的一本正经的神色,蓝色眼睛里透漏的正经神色,让人忍不住相信。

“哼!这还差不多。”雷狮揉了揉他的软发,最终还是放过了他,卡米尔乖巧的起身,帮雷狮整理因为刚才动作造成的褶皱。等仆人们将一切打理好时,卡米尔看着雷狮依旧忍不住赞叹,不愧是他家大哥。海蓝色的精致礼服搭上深紫色的外袍,胸口佩戴家族族徽,脚上是一双短靴,不得不说加上雷王星皇室的紫眸简直不能再好看,卡米尔都看呆了,雷狮这身打扮英气十足。“怎么,看傻了?你家大哥是不是很帅啊?”语气中透露着满满自豪。

“嗯嗯,大哥最帅了。”他家大哥怎么穿都好看。雷狮看到卡米尔崇拜的目光满足的靠过来,在他身边咬耳朵。“一会儿等祭典结束,你在老地方等我,尽量避开侍卫,我查过了,西南墙有一个墙洞,刚好够我们钻,今晚就出发。”

“好的大哥!”卡米尔点头,乖巧的坐在屋子里,雷狮又忍不住伸爪揉了揉弟弟的软发,暗叹其手感,不舍的收回手,“那我走了,大厅见吧。”说着便打算离开。

“等等!”雷狮不明所以的被卡米尔叫住,疑惑的看着他跑到柜子前,当他打开柜子后,雷狮便懂了,卡米尔小心翼翼的捧着皇冠走到皇子面前,虔诚的递过去。雷狮笑了,低下头。一双纤细白皙的双手,小心取下放在天鹅绒垫子上的皇冠,郑重其事的戴在大哥头上。“好了,可以了,走吧。”雷狮看着他认真的样子,俯下身,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道:“晚上等我。”

卡米尔捂着脑袋,脸红红的目送雷狮离开。心里计算着祖祭的时间和侍卫交班的时间以及巡逻时间,要想完美避开宫廷侍卫可不是见简单事呢!

由于身份的原因,卡米尔并没有资格前去观礼,只能在自己房间里吃过饭,看着墙上的挂钟,慢慢计算着时间,又从书柜夹层里掏出一个包裹,里面装着出宫用的行头和一部分钱,卡米尔稍稍清点了一下便将包裹藏进衣服里。悄悄打开门,再趁守卫不注意时偷偷溜走,等他来到舞会厅门口时,雷狮已经等的不耐烦了。只见他靠着立柱,有一搭没一搭的蹂躏着旁边的植物,还时不时的四处张望。在看到他时,原本有些灰暗的紫眸瞬间亮了起来

“怎么这么慢?”雷狮快步走过来,关切的看着卡米尔,“没被发现吧?”

“大哥我没事。”卡米尔摇了摇头,示意他不用担心,从衣服里掏出包裹递了过去道:“里面是出宫穿的衣服,快换上。”

雷狮不疑,爽快的接过来,脱下身上繁重的服饰,随手一扔,换上宫廷里基本见不到的平民服饰。“卡米尔你的眼光还不错吗!”雷狮打量着身上的衣服十分满意,跟着卡米尔躲在旁边的花丛中静静等待舞会开场,趁着人多悄悄离开。凭借卡米尔对巡逻守卫的详细了解,成功来到高墙下,果然看见了刚好够两个小孩过得洞,雷狮也不客气,一马当先从墙洞里钻了出去,卡米尔也紧随其后。不过因为钻墙洞两人身上都搞的满身灰尘,雷狮一边帮卡米尔擦着灰一边戏谑的称卡米尔是只灰头土脸的小花猫。

“呐呐!卡米尔快看是祭典。”雷狮拉住卡米尔快步往人堆的地方冲。卡米尔只得跟上,人流挤得卡米尔都快看不见雷狮了,只能用手死死来住大哥的手,“大哥......等等...”

“人真多啊!”雷狮一边逛一边道,紫眸闪闪发光,对周遭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是啊!所以大哥能不能不要乱跑?”卡米尔拉了拉帽檐,无奈道。

“呐呐!卡米尔那个是什么?好香啊!”卡米尔抬眼,见雷狮已经跑到一处摊子旁,一脸兴奋的指着架子上烤着的东西,对刚刚他的话充耳不闻,道:“那是烧烤。”

“烧烤?”雷狮不太懂,“好吃吗?”

“应该还不错吧?”卡米尔不太确定,因为刚入宫时自己太小了,而且那时自己别说吃东西,就是过节也是奢望,说完眼神有些落寞。

雷狮并没有错过他眼中一闪而逝的黯淡,拉起他的手,紫瞳专注的看着他道:“卡米尔,以后我会陪着你的!”

卡米尔愣了愣,眼眸重回光彩,道“是的,大哥!”回握住包裹着他的手,心中充满了幸福感。见卡米尔的蓝瞳有重新回复神采,雷狮也弯起了嘴角,“所以别哭丧着脸了,笑一笑。”

新年最重要的就是和自己喜欢的/重要的人在一起,团团圆圆,长长久久。

呐!卡米尔不要哭了,往后的日子有我陪着你,没有亲人又怎么样呢?我们是兄弟是对彼此最重要的存在,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最近瓶颈期,文笔有限,人物ooc见谅
祝各位新年快乐

最后 @咸闲人。 太太下一棒

在打我欠的短篇的草稿,写完一篇就没脑洞了,我怕不是废了【咸鱼摊.jpg】

糖罐码完的我要开始还债了(ฅ∀<`๑)♡负债累累

【高亮】雷卡春节发车计划

手头欠文就不参加了,帮忙宣传一下吧

霜天七实月:

给木晨帮转x虽然清水写手不参加x


雷卡豪华车队集结号:



一个招人宣传
鸣谢糖糖友情help!  @雷卡糖罐小铺
  
 
————————————
嘿朋友!你是否也有过一个赛车梦呢?还在为自己的懒癌而迟迟开不了车而犯愁吗?来参加雷卡春节48h车竞赛吧!
————————————
无论你是拖拉机摇摇车自行车三轮车小汽车过山车山地车跑车碰碰车救护车等,我们都欢迎!(????)
————————————
文画皆可(手绘除外)
文手字数保底2000+
画手单条均可
请确认有时间参加
————————————
时间:2月15、16(除夕、春节)
报名截止时间:招满48位即封
————————————
车队号:6633252445
————————————


【圣诞糖罐计划48h】雷卡 圣诞贺文

在夜哥后面压力山大,我是来拖后腿的。

ooc请见谅,祝大家节日快乐

顺便下一棒太太 @+我看雷卡兄弟私房照。 

北国的冬天除去干冷最具风情的便是落雪了,不似南方的小雪细细绵绵,断断续续,却是雪虐风饕般一落就是一片,一下就是一天。

每当清晨醒来,透过窗户总能欣赏到城镇银装素裹的美景。可惜景色是美轮美奂,但也给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图添了不少烦恼。因为地上被前天的雪积了厚厚一层,若不及时清理,怕是会阻碍通行,所以北国人对这雪是又爱又恨。

寒冷的冬季再度来临,卡米尔睡在湿冷的阁楼上被长久养成的生物钟唤醒,揉了揉仍带着水汽的蓝眸,侧着脑袋透过窗户看着雪花从天空上落下,才忆起今天是圣诞节!也不知是否是氛围使然,天气竟不似往日般冷峭,而多添了几分温情。推开窗户,冰冷的北风拂过面庞比冷水洗脸还要醒神,原本朦胧的睡意被分毫不差的退去,朝自己冰凉的双手哈几口热气再使劲儿搓了搓值到手心回暖才罢休。

此时的道路积雪已被清理干净,卡米尔跪在床上扒着窗户低头观察马路上的行人,随已是他个人的日常但与往常不同的是虽然依旧步履匆匆,但他们的眉宇间都几乎带着喜悦的情绪。可以和家人在圣诞节团聚再大的风雪也算不得什么。念及家人,一向冷冰冰的面瘫脸也少有几分软化的迹象,捧起窗沿上的积雪饶有兴致的捏成各式各样的小雪人,一个个整齐排列好,冬日的暖阳撒在这些小雪人身上在其周身反射出一层光晕,好像被阳光笼罩一般,卡米尔不禁愉悦的勾了勾唇角。

但温情的时光总是短暂,就在卡米尔考虑要不要再做一个时?隔着地板一个刺耳的叫声从地板传来:“卡米尔你人呢?你是死了还是聋了,都几点了还不下来!早饭做了吗,衣服洗了吗,地拖了吗?磨磨蹭蹭的你残废么!”卡米尔的心情再度沉静下来,强忍着不往房子里那对母女的早餐里掺老鼠药的冲动,绷着脸走下楼,自己如果不想在听见她们用和麻雀类似的叫声说刻薄话的话,就必须尽快做好早餐然后堵住她们的嘴。下楼走进厨房,生火起灶,卡米尔开始忙碌着,当他放好烤完的饼干转头准备早茶时,身后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卡米尔心下了然,波澜不惊的向身后的人打招呼:“大哥怎么来了?”身后一位英气逼人的帅气男子靠着窗沿,独特的紫眸紧盯着在厨房忙碌的卡米尔,随手从烤盘上拿起一块饼干放进嘴里道:“呃,就来看看你,不行?”卡米尔没回头,只是从橱柜里取出一盒上等茶叶往瓷壶中添几匙,一边有条不紊的做事一边不往招呼他:“雷狮狮大哥这样大白天出来没问题吗?”

“又不是吸血鬼,能出什么事?”雷狮两三下啃完手里的饼干,品了品觉得还不错,便伸爪又拿了一块尝。您不是吸血鬼而是比吸血鬼更危险的恶魔啊!大摇大摆的在圣诞节这天乱晃真的没问题吗?卡米尔拿自己这个一向随心所欲的大哥没辙,无可奈何的说:“大哥你开心就好。”雷狮对于卡米尔敷衍自己的态度不太满意,抛下啃了一半的饼干,窜进厨房,仗着自己人高马大一把夺下他手里的活,直接将其圈进怀里。卡米尔无奈的看着雷狮这副孩子气的表现,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明面上依旧保持着面瘫脸,冷漠的说:“大哥你这样妨碍到我工作了。”

“那就别做了。”雷狮从身后搂着卡米尔,头埋在他颈间闷闷的说,“可今天是圣诞节。”卡米尔沉默了,任雷狮搂着自己不吭声,多年相处雷狮早已察觉到卡米尔这是在向自己抗议,抬头紫眸哀怨的看了他一眼,随手打了个响指。厨房的案台瞬间被清理一新同时还备好了两人份的早餐。卡米尔这才开口道:“大哥如果我今天不干,那么房子里的那对母女闹腾起来我们都别想好。”雷狮不置可否的撇了撇嘴。

“好了大哥,如果没别的事我该去送餐了。”卡米尔扬起头看着雷狮。雷狮心不甘情不愿的松开手,顿了会儿才突然想起自己来干什么,看着卡米尔忙碌的背影道:“对了,玛丽夫人说让你一会儿去找她。”卡米尔拿东西的手一抖,差点把糖罐碰翻,眼神凝了凝,沉静道:“我知道了。”

“那行,等你把里面那俩处理好就来吧。动作快,时间不多了。”雷狮留下这话便从窗口离去,厨房又安静了下来。“嗯......”轻轻应了一声,卡米尔便推着餐车出了厨房。之后果然受到了预料之中的责骂,卡米尔低着头默默听完她的训斥,收拾好餐具离开他才如释重负般的走上楼梯。

抬头看了眼大厅的挂钟发现指针已经指向10点。被这对母女一搞都到快中午了,奶奶应该等急了,卡米尔快速跑上阁楼,取下放在床边的围巾和帽子,匆匆忙忙便出了门。

地面结了一层薄冰,走路得越发小心,稍不留神就会摔个四脚朝天或狗啃泥。卡米尔却丝毫不在意,依旧步伐矫健的奔跑着,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快点,再快点,想早点跑去见奶奶。伴着这个念头,卡米尔一路狂奔至索菲尔医院201号病房,手撑着门框喘气调息。

门内雷狮正在看书,听见有动静便闻声抬起头,恰好看见卡米尔这气喘吁吁的样子,围巾下的面庞染着红晕,慢慢的吐出白雾,蔚蓝色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纱,让雷狮不禁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这家伙的时候。

雷狮是被玛丽也就是卡米尔的奶奶召唤来的,原本只是抱着玩玩儿顺便吃饭的想法出现的家伙,在看到召唤自己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时,不禁有些好奇,到底是为了什么?能让这个一辈子都在行善积德的老妇人做出这种决定,将自己纯净的灵魂交给一个恶魔。雷狮饶有兴致的听完了老妇人的愿望后,了解到这位夫人名叫玛丽,她收养了一个小孩儿名叫卡米尔,因为担心自己命不久矣,所以召唤出自己希望他能在将来照顾好卡米尔,直至他十六岁圣诞节。坦白说雷狮在听完她的祈求后是蛮想笑的,他不明白为什么一个老妇人要在自己快要入土时用灵魂与一个恶魔做交易,为的就是和她半点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小男孩,但雷狮还是答应了,毕竟像这样只赚不赔的买卖不多见了,况且只是保护一个小孩子,能有多难。抱着玩玩的心态,雷狮跑到了玛丽夫人原先的住所,恰好在后院看到了那个小家伙。

玛丽形容过她这个小孙子的容貌,她说:卡米尔的头发漆黑如墨,他的肌肤白净似雪,最为美丽的就是他的眼睛,好似满天星辰都被他的双眸囊括。听到玛丽如此炫耀她的孙子,雷狮就一阵心痒,迫不及待的跑到玛丽的旧宅去,当他看到卡米尔时,他发现真人远比玛丽形容的好要美。

雷狮是在后院发现他的,那时卡米尔正在洗衣服,难以想象一个七岁不到的孩子,拿着搓衣板在木盆里洗着比他人都高的衣服,一双嫩白的小手,抓着衣服在搓衣板上使劲儿的搓着。那时正直深秋,这个小男孩就这样用刚打上来的井水洗衣服,明明手都冻红了,可依旧倔强的洗着那双蓝眸透着不甘示弱的光。雷狮被迷住了,他太喜欢那双清澈纯净还带着不甘的蓝瞳了,以至于都着了迷。

“嘶!”小卡米尔在洗衣服时,不小心被木盆上的倒刺刮了一下,血从创口溜出,顺着手往下,滴进木盆里,染红了清水。小卡米尔以前根本没做过这种活,虽然和玛丽一起生活但玛丽从没让他做过这种粗活,第一次上手因为没把握好还弄出伤来,蓝色的眸子染上了一层水色,眼泪在眼眶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将手伸进冰水里清洗伤口,小卡米尔疼的眼睛发红,可就是不哭,洗完伤口,随意包扎下就打算继续伸到肥皂水里洗衣服。雷狮却看不下去了,他是被派来照顾他的可不是看他自己虐自己的。从墙上跳下,不顾小卡米尔惊疑的眼神,三下五除二就搞定了脏衣服和被单,并且还把它们挂在晾衣架上,走到小卡米尔身边拽过他的手查看起他的伤来。

小卡米尔被眼前的情景惊得呆了呆,在雷狮查看他的伤口时不小心弄疼他时才回过神,带着戒备,冷冰冰的问:“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雷狮愣了愣看他眼圈红红的,却表现出冷静警觉的样子,不禁升起了想要逗弄他的心思,便学着自己天使朋友的样子,摆出最和蔼可亲的表情自我介绍道:“我是你奶奶朋友特地来照顾你的,在下名叫雷狮。”

小卡米尔却根本不吃雷狮这套,蓝瞳依旧冷冰冰的盯着雷狮,毫不留情的反驳道:“撒谎,我从没听过奶奶有这样一个朋友,还这么,恩......年轻。”

雷狮都快被卡米尔这副小大人的模样逗笑了,从侧面体现了这孩子不是一般的聪明成熟,在面对说和自己亲人认识的情况下依旧保持着警惕的心态,值得称赞。

雷狮不顾卡米尔别扭的眼神,狠狠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解释道:“的确,我不是你奶奶的朋友,我是你奶奶派来照顾你的。”

“那这么说你和奶奶就是雇佣关系咯?”小卡米尔歪着脑袋问。

“没错,她给报酬我办事。”雷狮干脆的回答。

小卡米尔听到雷狮这么说才松口气,稍稍放松警惕,蓝眸里的寒冰也没有之前那么强烈了。

雷狮好奇的问:“为什么我说我是你奶奶的朋友你不信,说是雇佣你就信了呢?”

小卡米尔皱了皱眉,沉吟了一会儿道:“因为看起来奶奶不太会和先生这样的人打交道。您说朋友,可信度比较低。”

“这种人是什么人?”雷狮问。

“看起来危险的家伙。”卡米尔答道。

我看起来很危险吗?雷狮不禁挠了挠头,都说孩子直觉灵敏,看来也没说错,毕竟自己的确不是什么好人。

“而且......”

“而且?”

“而且,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

真是个现实的小鬼雷狮心想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执起他的一只手道:“那么,请容再次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雷狮,是一个恶魔。”说完露出了一个顽劣的笑容。那时,卡米尔瞪着大眼睛看自己的表情真是难以忘怀,实在太有趣了。冰冷的面容被轻松他打破,露出了其他表情,说到底卡米尔也不过是个六岁的孩子,玩深沉又怎么抵得上雷狮。那是他们第一次见面,之后随着时间推移,两个人关系开始缓和,逐渐开始亲近,到最后卡米尔也将雷狮称之为大哥,虽然理由是因为雷狮不喜欢卡米尔一直先生先生的叫他。卡米尔从不会拒绝自己的示好,因为他知道,自己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契约,可真的是这样吗?

“大哥,大哥?”从进门起雷狮就露出奇怪的笑容,之后又变得落寞,叫他也没反应,低头看了看自己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呀?卡米尔心想,自己大哥莫不是傻了。大概是感受到卡米尔的眼神,雷狮回过神,尴尬的笑了笑说:“来啦,快去吧,她等很久了。”

卡米尔点点头,两人心照不宣的打算把刚刚那一幕糊弄过去,拉了拉围巾,卡米尔从雷狮身旁经过,风将衣摆吹起。雷狮回头看向卡米尔,恍然发现,时间过得还真是快啊!一转眼原本还不到自己腰的小孩子都已经长到这么大了。起身走出病房,将空间留给他们祖孙俩,手插着口袋,无视了周围小护士痴迷的眼神漫步到花园才停下,慢慢吐出一口浊气。

紫眸望着天空,天依旧下着白雪,零零落落。从口袋里掏出烟点燃,吸了一口,时间真是无情啊!转眼十年就过去了,总觉得没过多久就到约定之日了呢!十年对于恶魔来说,不痛不痒,但对于人类来说还真是不得了的数字啊。人类很脆弱,脆弱的只有一百年的寿命,不管过去是多么强大的一个人,过个几十年也都会老去,最后化为一抔黄土,就连那个小鬼也不例外,“卡米尔”那个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人类。一想到自己亲手带大的小家伙最后也会步那些人的后尘,心中竟然会有些不舍。不想他死,不想他离开,没想到自己居然也会有这种软弱的情绪,时间真的能改变很多事。如今期限已至,等今天过完,自己就完成契约恢复自由,带着那个老妇人的灵魂就此离开,从此往后除了卡米尔将不会再有人记得他了,这么听着还不错。

但就是不爽,雷狮猛吸了一口烟,妄图用它来抚平心中的烦躁,想到原本属于自己的小东西,他的宝贝,从此往后就要离开自己,独自一人生活,然后和一帮愚蠢的人类一起,然后还要选其中一个,组成家庭,然后幸福快乐的度过余生,而这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雷狮心中的烦闷就达到了顶峰。就好像巨龙对金银珠宝的执着一样,雷狮现在对“卡米尔”这个人衍生出了相同的占有欲,想要把他藏起来,从今往后只属于他一人,不给任何人触碰;想要“卡米尔”从此以后只属于自己。

雷狮觉得自己怕不是疯了,居然对一个人类产生出这种情感,心中的烦闷不降反升。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个人类,还是自己认的弟弟!虽然雷狮从不把伦理道德放在眼里,但的确有点刺激。而现在摆在雷狮面前的又是一道难题,如何向卡米尔坦白这份感情,并且让他接受。就在雷狮思考如何做时,卡米尔来了。

“大哥,你这里在干嘛?”卡米尔少见的从雷狮脸上看到了烦躁到极点的表情,换身散发出生人勿近的气息。

“卡米尔......你不和你奶奶再聊聊?”雷狮被打断了思路,转身低着头,第一次没去看卡米尔的眼睛。

“都说完了。”口吻平静如常,但卡米尔的眼眶依然不可否认的红了一圈,显然刚刚哭过。“我现在有些事想和大哥谈谈。”

“说来听听。”沮丧只是一时,很快雷狮便恢复了往日的作风。

这一次轮到卡米尔低下头不敢看雷狮了,卡米尔拉了拉帽檐,顿了顿,忐忑的说:“大哥我......我喜欢你。不是亲人的,是男女之间的。”

雷狮没料到卡米尔会主动告白,所以他愣了几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道:“你说什么?”

“我...我没说什么......”卡米尔感觉自己的脸已经快要烧起来了,用拙劣的谎言掩盖自己刚刚说的话。但猎人显然不会放过到手的猎物,“再说一遍卡米尔!”坚定的带着命令的口吻。

卡米尔拒绝不了雷狮,所以他红着脸又说了一次:“大哥,我...喜欢你。”

“再说一次。”

“大哥我喜欢你。”

“再说一次!”

“大哥......我爱你。”

卡米尔现在已经恨不得把头塞到地缝里,围巾遮不住他通红的脸颊,羞恼的情绪充斥着大脑。雷狮则愉悦的笑了,丢开烟蒂,将自己的心头至宝圈进怀里,去他的伦理道德,只要卡米尔选择自己,那玩意还有什么可在乎的。俯下身,在卡米尔耳边坚定的说:“我也爱你,至死不渝!”

———————————————————

后续

两人在一起后,突然有天雷狮问卡米尔,他和自己在一起了,他奶奶不反对吗?卡米尔只是淡淡的说,其实奶奶早就看出雷狮不怀好意只是没点破而已,况且奶奶觉得只要卡米尔自己愿意就好了。

雷狮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顺手将卡米尔揽进怀里,心想看来自己当初没有拿走玛丽夫人的灵魂的确是个正确的选择。

圣诞雷卡糖罐48h启动☆

菜鸟不敢和大佬相提并论,提前祝大家圣诞快乐

☀️🌙伢:

期待各位老师的糖!!(努力赶稿子


霜天七实月:



是我拖了太太们的后腿




雷卡糖罐小铺:







打个预告
—————————————————
形式:采用48h,每h一位太太
—————————————————
内容:图文均有
—————————————————
时间:12月24日00:00——25日23:59
—————————————————
以下为参加活动的太太的名单:
@安黎QAQ
@小菠萝栗
@雾云本一家
@布粮猫
@晨老爷
@flaaaag🚩
@无患木
@何处行何处💤
@简温w
@静恬掉毛,虚的不行。
@kamu
@Hyacinth
@蓝天与枫
@鸿郎
@清凉薄荷糖
@★淡猫颜★
@☀️🌙伢
@社会雫
@彭沙卡拉卡
@N
@霜天七实月
@白夜疾走
@千叶秋竹_いすみ
@无名青梅
@とうてつ
@阿福大懒
@蓝色运动鞋
@筱榆呀
@吸卡上瘾的荀绘
@亞羽羽羽羽
@言荒不说谎
@羽黎
@Lin予诺沉迷于双金。
@小熊软糖元无斋
@米需
@TEN_辰列
@维度无次元
@爱卡卡的星沫酱
@鸢卿凉夏
@霁月.川
@拖拖今天也在吹卡
@👻四尾玄猫
@SKWZJ
@胶布的胶布
@十月下起了小雨
@浅茶甘酒
@南冥santal
@北棠rochel
—————————————————
—————————————————
同时圣诞雷卡tag活动开始,因为一些原因没有奖品,但还是希望有太太愿意参加
—————————————————
活动tag:圣诞雷卡活动
—————————————————





跟个风,看大家都在问2017对lo主的印象,所以自己也来问问。o(*////▽////*)q好羞羞

虽然是最近开始在网站上写雷卡的文,但是很想看看在你们眼里我是给你们的印象。

没人评价,emmmm就很尴尬了【对手指.jpg】

如果真的没有的话,我,我就删了吧。( ๑ŏ ﹏ ŏ๑ )